記憶體
新竹房屋
住商情趣用品 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mSATA
隨身碟 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江蘇訪民喝農藥被刑拘



向前
向後



  自殺事件的策劃者另有其人
  本報記者 李潤文 李超 劉星 實習生 吳琰
  他們為何採取如此極端手段表達訴求?
  “7名訪民集體喝農藥”事件發生後,中國青年報社在第一時間向有關部門報告的同時,即派多路記者展開調查。
  調查發現,這起集體自殺事件是經過精心策劃組織的,其目的是引起媒體和政府關註。有關證據顯示,策劃者另有其人。
  預謀已久的集體自殺
  7月16日8時10分許,中國青年報社門口發生一起7名訪民服農藥自殺事件。據中國青年報記者瞭解核實,7人系江蘇省宿遷市泗洪縣的訪民代表,曾因拆遷補償問題上訪。
  7名訪民均統一穿著白色上衣。據門衛介紹,訪民早上到達中國青年報社後並未主動溝通,“他們沒說要見誰,或者要送什麼材料,我問他們什麼事兒,他們就笑笑”。
  門衛表示,8時10分左右,突然有人喊喝藥了,他才發現7人已經服用了攜帶的液體。隨後,門衛撥打了110及120。救護車到達後,7人被分別送往醫院接受救治。
  中國青年報記者從北京軍區總醫院獲悉,當時遺留在現場的藥瓶為農藥辛硫磷,醫生介紹,120送來時說,幾名當事人喝了10~20毫升的農藥,“大概就是礦泉水瓶蓋大小的量”。
  醫生表示,這種農藥毒性低但起效快,經過搶救,當事人的生命體徵已經基本穩定,暫時沒有生命危險。
  記者獲得的上訪材料顯示,這批訪民來自泗洪縣青陽鎮旗桿小區,主要是反映拆遷補償過低以及上訪後被關“學習班”逼簽空白協議兩件事情。
  材料稱,去年該地進行拆遷徵地時,給出的每平方米2000元左右的拆遷補償標準遠低於周邊房地產每平方米4000元左右的市場價格。
  上訪材料上留有一個叫江彥君的人的電話。
  45歲的江彥君是一個老上訪戶,原泗洪縣麻紡廠職工,2002年企業破產下崗,一直無業,因父親退休金停發和他本人下崗沒有補償兩個問題開始上訪。2009年9月3日,他家被強行拆遷,他不滿政府補償,繼續上訪。
  據江彥君說,5月上旬一天,他被陳新國、張成梅等幾個人叫到了張家友的船上,張家友因拆遷後無處居住,住在船上,因為都是老上訪戶,大家都很熟悉,張家友因腦子活,點子多,在上訪戶中很有威信。
  陳新國跟大家說,他在網上發了拆遷不公被抓進學習班的資料,有一個自稱是中國青年報社的王主任給他打來電話,說要採訪他們的問題,並留了電話——01064035116,郵箱1165814861@qq.com。
  江彥君和陳新國等人不是同一批拆遷戶,以前並沒有一起上訪過。在這條船上,大家一起商量如何上訪,如何製造影響引起媒體關註,來報道他們的遭遇。
  江彥君給王主任打了電話,問,你貴姓大名,對方回答“不便說”,要求他們帶材料到北京去一趟,後來又打過一次電話,說王主任出去了,回來再回電,但他一直沒有等到電話。
  據記者核實,中國青年報社所有固定電話的開頭均為6409,該固話號碼並非中國青年報社所使用。記者多次撥打該號碼,一位女士接聽後表示,他們是一家賣理療儀器的公司。據該公司介紹,他們是今年6月才搬到現在的所在地。
  5月15日,張家友、陳新國、張成梅等人去北京見王主任。
  張家友稱,他們沒有見到王主任,只好直接來到中國青年報社。
  拍照人沒來就沒喝農藥
  5月28日,江彥君跟隨張家友、陳新國、張成梅、楊玉蘭等8人去了中國青年報社。其他人留在外面,他和張家友來到門衛室。他們報了王主任留的那個號碼,要求見王主任,門衛直接告訴他,這個號碼不是中國青年報社的電話。
  張家友事後向記者表示,這次他們從老家每人一瓶攜帶農藥,是搭車到北京的。但他拒絕透露,誰提議攜帶農藥,“只是有個外人提議的”,農藥是從一個地方拿的,但他拒絕透露農藥具體來源。
  江彥君說,去之前,他們曾一起商量,怎麼才能把事鬧大,怎麼才能讓媒體關註,讓政府答應他們的要求。他們也曾想去天安門,但害怕被抓,就沒去。
  那次為什麼沒喝農藥?張家友承認帶了農藥,但覺得不妥,所以沒喝農藥。而張成梅的丈夫王建兵則說,那次沒喝農藥的真正原因是因為當天給他們拍照的人沒來,所以就沒喝。
  王建兵說,5月底,張成梅他們從北京回來後,都被叫到了青陽鎮派出所談話,派出所副所長饒進波告訴王建兵,他妻子張成梅要喝農藥,讓他好好勸勸。
  泗洪縣委常委、青陽鎮黨委書記石紹斌證實,這些老上訪戶他們都熟悉,他們通過個別上訪人員瞭解到,張家友等人要喝農藥,就專門派了工作組給他們做思想工作,安撫,找他們簽了字,該領的錢都給他們領了。上訪帶頭人張家友被重點防範,每天三四個人跟著他,給他做思想工作。沒想到其他人去了北京,鬧出了大事。
  “他們3月就想搞個事,想去北京造成大影響,他們也經常威脅我們不解決問題就要去天安門自焚。”石紹斌說,發現這一苗頭後,他們就告誡這些訪民,上天安門是違法的,會被判刑。
  石紹斌說,訪民有時候會說點兒偏激的話,他們並未完全當真,這次是完全沒有預料到。
  王主任到底是誰
  7月16日8時,陳新國、張成梅、蔡福喜、許浩、王躍、王娟、徐麗華等7人身穿白色T恤,直接來到中國青年報社門口,一字擺開,打開了農藥瓶。
  8時7分左右,一名報社員工在海運倉衚衕自西向東距報社中青記者之家飯店20米附近,發現馬路對面、京東賓館西側平房前有六七個穿白色文化衫成年男女,站成一排,手裡拿著綠色瓶子。這時他註意到,馬路另一側,有兩名男子在拍照,其中一人持單反相機,一人持手機,對著對面一群男女拍照,對面一群男女知道有人在拍照,故有人擺出照相姿勢。
  事後該員工恍然大悟:“原來在預演‘擺拍’。”
  上述員工還註意到,事件發生時,報社對面停了一輛黑色寶馬車,車上下來人對場景進行拍攝後迅速離開。
  8時27分,註冊名為燕小刺的發出微博,稱中國青年報社門口有7名上訪者集體服毒自殺,並配上了圖片。此微博很快被大量轉發。
  服毒事件發生後,江彥君成為上訪者的發言人,他召集了7人的家屬接受媒體採訪。
  據石紹斌介紹,7人中,張成梅並沒有喝農藥,只是把農藥灑在衣服上,另有兩人把農藥含在了口中,並沒有咽下去。
  張家友、江彥君等人稱他們從未見過王主任,只知道是個男的,他們認為王主任是中國青年報社的記者,避而不見但派了人來見他們。他們甚至懷疑報社記者拿著他們的材料去敲詐當地政府,收錢之後被政府收買了。
  記者查詢了那個qq郵箱,資料顯示,這個qq號是一個24歲女孩的。
  拿單反相機和手機拍照兩個人是誰?第一個發微博的人是誰?
  記者查閱到,這個註冊名為燕小刺的人,姓王,曾在一家廣告公司工作過,該公司自稱代理央視的一些廣告,獨家全權代理旅游衛視《綠色中國》欄目運營,燕小刺曾經以該欄目的名義要過一些上訪材料。現在她自己的各種網站標簽顯示,她從事類似與策劃公關的工作。
  記者曾多次聯繫該網友,未獲得任何回應。而隨後不久,該網帖也被刪除。
  中國青年報社已將調查瞭解到的上述情況向北京警方報案,並及時提供了相關材料。 
  據新華社報道,北京警方消息,7名喝農藥上訪人員身體已無大礙,目前均因涉嫌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。關於此事的更多內情,有關部門還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  (中國青年報記者王俊秀、徐霄桐、李林和實習生彭文、高培蕾、杜江茜、陳驍、 郭美宏堅守在治療7名服毒訪民的醫院兩天兩夜,直到7名傷員脫離生命危險才離開。他們對此文亦有貢獻。)
  本報南京、北京7月28日電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感動

ho25hobg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